白发 更新至56集

主演:
张雪迎李治廷经超
导演:
李慧珠
类型:
电视剧 爱情古装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9
白发 第1集
夜幕下,一名黑衣少女被追击,虽然接连击溃数人,但还是被突然出现的天仇门门主林申掐住脖颈,晕了过去。少女醒来,发现自己身在西启皇宫,见到的所有人都告诉她,她是西启容乐公主,因头部受伤失去了记忆。西启之主容齐对容乐温柔和善,作为皇兄答应要帮容乐恢复记忆。然而,看着自己掌心上的茧,容乐对自己的身份实则存疑。侍女泠月告诉容乐,她是因为不想和亲才逃出宫的。几日后,容齐带容乐去茶室,说那是容乐以前最喜欢的地方。容乐熟练地泡起了茶,容齐则抚琴弹奏,琴声中气氛温馨安宁。
白发 第2集
尽管西启一再强调容乐公主是启皇最疼爱之人,但此时黎王无忧竟卧于床榻之上,被无郁带人抬到殿上,无礼至极。无忧当朝拒婚,嘲讽临皇拿婚约做交易,把两邦命运寄托于女人裙带,容乐却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地将无忧驳斥一番,并突然提出半年之约,若到时候无忧心意不改,就转嫁他人。无忧并无兴趣,临皇却果断答应下来。下朝后,临皇找到无忧,希望无忧能放下对自己的怨恨和成见,无忧却冰冷地说北临的继承人是太子,让临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白发 第3集
容乐再次乔装偷溜出府,女扮男装来到了行乐之所香魂楼,见到名动京城的沉鱼姑娘,却说要跟沉鱼做一桩交易,说有办法帮沉鱼离开这座背后是太子势力的花楼,以此交换沉鱼作为秦永案后人的秘密。此时,喜欢游戏人间的无郁硬要拉着无忧来看自己的心上人沉鱼,容乐便教沉鱼在跳舞时故意触碰无忧,无忧震怒。容乐现身为沉鱼解围,无忧一眼认出这个男装之人是茶楼的少东家漫夭,对漫夭一再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心生怀疑。漫夭拿出了赵大人留下的雀纸,说要以此物交换沉鱼性命,无忧却突然提出,只有漫夭肯用她自己的手交换,才肯饶沉鱼性命。两人试探对峙,就在漫夭欲挥剑砍手之时,无忧终是出手阻止。
白发 第4集
此时恰逢云贵妃忌日,临皇到思云陵追思故人,却发现太子正在此地故作姿态祭拜云贵妃,只得暂且原谅太子。临皇走入陵中,却听到无忧在云贵妃冰棺旁发誓,说自己绝不会像母亲一样隐忍求全,只想恣意而活。父子二人因当年往事再次争执,临皇辩解自己当年是被苻鸳下药才害了云贵妃,无忧却指出若不是临皇贪恋权势,就不会招惹苻鸳,害云贵妃一生痛苦。无忧心中烦闷,却不知不觉来到拢月楼。漫夭为无忧煮茶,劝解他应当放宽心境,两人品茶对弈,不自觉中感到心意相通。此时突然再次出现一群极其训练有素的杀手行刺,混乱之中,无忧触碰到了漫夭,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产生任何痛苦的反应。无忧困扰不安,转身离去。
白发 第5集
清晨漫夭醒来,听到救自己的人抚琴,漫夭听出琴声清扬中的沧桑之意,令傅筹对她心生好奇,两人匆匆别过。无忧沐浴时仍不自觉回想起与漫夭的亲密接触。无郁为了测试无忧,无忧仍不可避免地想起幼时亲眼所见母妃被父皇残忍杀害的画面。老师孙继周意图让女儿孙雅璃与无忧多多接触,无郁替无忧推搪。傅筹班师回朝,临皇嘉奖傅筹平定南境有功,顺势提出要将南境三州交给黎王管理,这一决定令太子顿感不安。太子授意余文杰从拢月楼抓走了漫夭,拢月和沉鱼等人,想把黎王遇刺一事嫁祸给拢月楼的人。漫夭等人被关押到北临的大牢内,余文杰和太子逼迫她们认罪画押,太子还意图非礼漫夭。无忧终于赶到出手,救出了漫夭并警告太子。
白发 第6集
容齐虽重病呕血,却仍关怀远在北临的容乐。公主府内,容乐察觉到泠月和莲心恐怕有问题,嘱咐萧煞严加查看。皇后想着撮合容乐和无郁,临皇指责无忧与民女漫夭纠缠不清,逼迫无忧必须在与西启公主约定的半年内找到《山河志》,如此才肯答应他重启赡民变法,自主婚事。无郁偷拿了无忧府中所藏的"十里香"酒,试图借助"十里香"套漫夭的话,好在无忧及时赶到带走了漫夭。酒醒的漫夭发现自己被无忧带到了河中心的竹筏之上,两人泛舟河上,静谧美景终让漫夭暂时放下防备。夜晚时分,无忧看见岸边一众官兵在打捞河中浮尸,认出其中一具尸体是卖官案所涉的另一重要人物马侍郎,漫夭则感慨乱世争斗,无忧坚定说自己绝不会让漫夭受到伤害,两人共骑一匹马奔驰而去。
白发 第7集
无忧带着漫夭回到了黎王府,还借故把她留在府上,千方百计不让她走。无郁带着马侍郎的尸体来黎王府,希望他能主持公道,无忧因当年秦永一案朝中官员的腐朽不作为而失望灰心,不愿理。无郁气冲冲跑到东宫兴师问罪,却被太子派人制住。漫夭借棋作比,点明无忧应从眼前此案出发,不负坚持,方能彻底改变时局。无忧决定在多年后重上朝堂。傅筹献计说无忧可按军法行事,立下军令状,以七日为期查清沉船卖官两案,否则按军法论处。一直被留在王府的漫夭对无忧的态度有所松动,明白无忧虽外表冷淡,但实则至情至性。无忧府中突然运进了大量的宫廷密档,漫夭与萧煞到屋顶上夜探,听到线索。无忧发现有人在屋顶偷听,好在两人及时返回房中。无忧心生疑虑,故意来找漫夭,借送安神香之名看望她,却似乎什么也没发现。
白发 第8集
漫夭得知之前救自己的这位公子竟是卫国大将军傅筹,但傅筹却故意说错两人相遇的地点,漫夭有疑,但仍替傅筹遮掩。容乐让拢月去调查一下傅筹,并让萧煞跟她去追无忧。余文杰先找到了李志远,幸好无忧及时赶到。李志远趁乱逃走,蒙面的容乐拦住他追问《山河志》的下落,得知可能藏在秦家的密室里,说罢他被突然射死,无忧也中毒箭昏了过去。容乐为无忧吸掉了伤口处的箭毒,无忧在模糊中看不清她的脸。容乐把消息写信告知了容齐,同时表示对无忧的欣赏,容齐似有不悦。萧煞当场捉拿了私会男人的莲心,还搜出了莲心暗藏针灸之物,并在手上留下了打开密箱锁的痕迹,莲心百口莫辩。容乐心中不忍同意让莲心跟那个男人一起离开北临。秦家旧宅,即如今的余家坞堡,余尚书五十大寿这日,沉鱼带着漫夭应邀前去献艺,漫夭借口偷进宅院深处,却不料被机关困住。
白发 第9集
无忧在余世海的寿宴上将从当票追踪来的卖官案名册打开在众人面前,余文杰欲以漫夭的性命相要挟,好在冷炎在傅筹侍卫项影的相助下,及时救出了漫夭,才没有让余氏父子的奸计得逞。容乐和拢月夜闯余家堡,引起无忧和无郁的关注,两人在逃脱之时遗落了一个钩子,无忧怀疑西启的人也是冲着《山河志》而来。为了再次探查坞堡地形,漫夭此时借口送茶叶来此地找无忧,带漫夭游览此院试探漫夭。无忧暗示漫夭,不会在意她的身份,但漫夭却始终因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不敢承认应允。
白发 第10集
太子对傅筹极尽拉拢,傅筹对必须与太子虚与委蛇而感到厌烦,于是来到拢月楼,漫夭开解傅筹心境。无忧到拢月楼找漫夭,得知傅筹在心生不满,恰巧遇到了孙雅璃,便故意邀请雅璃一起闯入,并委婉警傅筹不要对漫夭动心思,提醒漫夭离傅筹远一点。无忧和无郁怀疑容乐和漫夭或许是同一个人,强行把泠月假扮的容乐带去了拢月楼,并差点借机就把假容乐的面具摘下,泠月却伪装表现得十分镇定,打消了他们的怀疑。容乐得知容齐要亲自来北临看她,欣喜不已。临皇担忧和亲之时迟迟未定,影响两地结盟,去劝无忧答应和亲,无忧仍然毫不妥协。容齐来到北临,两邦订盟。
白发 第11集
狩猎当天,容齐见到了无忧,夸赞他是皇妹容乐的良配,无忧却讥讽容齐爱妹之心是假。容齐与傅筹眼神交锋,似有交易。拢月收到了紧急命令,得知有人要行刺容齐,容乐担忧只身一身潜入狩猎场。无忧看到自己的鹰枭枭在空中盘旋,知有西启细作入了他所设圈套,便策马追去。无忧循着鹰找到了漫夭,并挡住了傅筹等人。无忧向漫夭倾诉自己的真心,表示不在乎她是西启细作的身份,两人紧紧相拥。容齐提出他可以帮容乐解除婚约,容乐许诺定会找到《山河志》,再跟容齐回家。
白发 第12集
一场聚集了北临王侯公子的宴会上,假容乐公主现身,漫夭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与自己极其相像的替身。临皇让假公主自行选择夫婿,傅筹起身求亲,临皇大喜赐婚,漫夭惊讶万分。临皇独自召见了无忧,临皇答允无忧重启变法。容乐回到公主府后,偷听到容齐和傅筹密谈,得知两人几年前便有勾结,容乐指责容齐欺骗利用自己,容齐翻脸,怒斥她与无忧纠缠不休,会给西启带来危机。容乐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容齐筹划好的,自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伤心离去。
白发 第13集
拢月找到了容乐,无忧来到拢月楼找漫夭,漫夭在他怀里痛哭起来。黎王府的漫音阁内,无忧对漫夭倾诉真情,漫夭被无忧的雄心壮志和深情蜜意所感动,两人相拥而眠。漫夭将《山河志》放在了似在熟睡的无忧枕下。漫夭醒来后,却无意间听见门外的无郁对无忧说,无忧早已发现漫夭似乎有《山河志》的线索,此前种种都是刻意引诱,并让她陷入情网,最终心甘情愿献上《山河志》。漫夭听罢愤怒现身,无忧承认寻找《山河志》确是他的计划,但自己把她比看得《山河志》更重要,漫夭不再相信,伤心离去。
白发 第14集
领舞女子称自己是来自天香楼的舞女痕香,太子被其迷住,而戴着面具的容乐却发现这痕香就是大殿上替她选夫的替身。宴席上的酒香令无忧脸色遽变,太子却借这据说失传已久的"十里香"酒,重提秦永献酒导致被满门抄斩的旧案,无忧深受刺激,悲愤离去。傅筹对容乐表示自己已应诺替她打发走了无忧,希望容乐也能回报自己。回到公主府,容乐发现府中原来她熟悉的人已全数被换掉,容齐要求容乐把《山河志》交出来,容乐骗容齐说必须以拢月沉鱼等人的安全做交换。
白发 第15集
容齐更命人当场杀死了暴露众人行踪的小唯,用沉鱼泠月的性命逼迫容乐必须嫁给傅筹,容乐悲愤答应。婚礼将至,无忧突然意识到漫夭其实就是容乐。将军府内,无忧现身闯入,想要当场摘下新娘的面纱。傅筹制止无忧,两人出手交锋。此时容乐竟亲手扯下了面纱,让无忧死心。无忧出动自己隐藏的势力修罗七煞,最终强行带走容乐。临皇得知震怒,却不料无忧竟带着容乐反困在思云陵中,令所有人不敢入陵打扰。容乐说两人既然从未真正真心相待,又何必勉强再在一起。见容乐心意已决,绝望的无忧只有请求容乐在陵内陪他最后三天。
白发 第16集
三日之后,无忧最后一次向容乐许诺,今后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但容乐仍是含泪离开。无忧死心,打开了陵中机关。苦苦在陵外等待三日的众人,看到陵中走出的容乐仪容不整,更是一片哗然。临皇看见容乐果然就是漫夭,极为震怒,甩了容乐一记耳光,并怀疑她另有目的,要处置容乐。傅筹替容乐求情,无忧也从陵中出来,主动承担罪责,又决然回到陵中,临皇无奈作罢。傅筹带容乐回将军府,欲完成合卺之礼,容乐直言她跟傅筹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傅筹对容乐吐露自己的真心,表示之前的事情他不再追究,希望容乐能记住自己将军夫人的身份,并许诺容乐,若一年之后容乐对他还是这般心硬,自己便同意与她和离,放她自由。
白发 第17集
将军府内,傅筹耐心地向泠月询问起容乐的喜好,赢得泠月好感。东宫内,太子妃得知太子要给痕香办寿宴,气的摔碎了傅筹送来的礼物,太子再次斥责太子妃。傅筹又是抚琴又是搜罗了各地好茶想讨容乐欢心,这时项影来报太子要为新纳的香夫人办寿辰,容乐怀疑痕香身份目的,主动提出愿意陪傅筹一同前往,傅筹喜悦不已。泠月照例端来惯常喝的药,说容齐仍在派人送药,容乐怀疑这药可能并不是治她头痛的药。容乐带着药渣去找沉鱼,请她找人查一查,她怀疑自己可能并非是什么西启公主。临皇赏赐将军府青州贡品金丝枣,看到此物容乐便想起了无忧,神色惆怅。
白发 第18集
沉鱼查了药渣,但是药并无什么问题。容乐疑心傅筹与痕香私下勾结,便让沉鱼再去调查痕香。痕香寿宴之事惊扰了临皇,皇帝为此呵斥了太子,太子不以为意。昭芸特意带着金丝枣来向容乐道谢,还让容乐教她写字,场面很是欢乐,傅筹见此不忍打扰。傅筹收到启皇的信件,信上问起容乐的近况和《山河志》的消息。傅筹命项影亲自前去南境调查无忧境况。青州府邸内,无忧整日只与自己下棋,无郁劝他应当振作起来。项影到青州后,催促青州士族领袖郑英对付无忧,预备煽动叛乱。无忧收到临皇密信,嘱咐他详查历年南境叛乱不断的原因。痕香和傅筹私下会面,提醒傅筹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沉鱼查到的只是痕香放出的假消息,说痕香来自西启,身份未明。
白发 第19集
无忧平定青州有功,孙继周劝他应当回京争夺储君之位,无忧借口说自己只想留在青州,试探孙继周和孙氏一族的真心。无忧点破雅璃是假意相伴,雅璃请求无忧带自己回到京城。太子妃找到皇后,控诉太子的诸多荒唐举止,临皇恰好听到,震怒无比。将军府内,容乐,昭芸和泠月开心地放着烟花,傅筹甚感欣慰。容乐三人欢快地包着饺子,嬉戏玩闹,傅筹来找容乐,容乐只得邀请他一同用膳,夜色下傅筹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安宁。傅筹将自己与西启的信件全数烧尽,为了容乐决心与西启断绝往来。同时,容齐在西启似乎病症更重,太后趁容齐昏睡时竟突然想把他掐死,但又不忍,放下一瓶药后离去,身后容齐睁开眼睛。
白发 第20集
喝醉的傅筹紧拽着容乐不肯松手,容乐无意间发现傅筹的肩上有着可怕的伤痕,听到傅筹梦中叫母亲,容乐心生同情。青州府邸出现天仇门杀手刺杀无忧,被无相子带着修罗七煞斩杀。宗政玄明亲自去青州请无忧回去,无忧答允,当着众人的面,无忧故意表现的同雅璃十分亲密。无忧让无相子留下来继续查访孙氏在南境的动作,自己带着冷炎先行回京调查太子。傅筹质问痕香太子刺杀无忧一事,痕香反问起傅筹对容乐的感情是否影响了他的判断,惹得傅筹愤怒离去。痕香忆起两人并肩作战的往事,悲伤不已。
白发 第21集
二人再次重逢,无忧拉过容乐的手就离开。傅筹快马加鞭地赶往清凉湖,在路上遇到太子和痕香的车辇,痕香意识到傅筹对自己不听命令十分愤怒,只好打道回宫。清凉湖上,无忧和容乐静静地坐在竹筏上,相顾无言。容乐亲自为无忧包扎伤口,无忧吹起陶埙,一切仿若回到昨日。傅筹见此场面,愤恨不已。得知紫衣男子就是镇北王,容乐心中已清楚一切,知道西启欲派人刺杀镇北王,而傅筹又为了自己的目的,借容乐来挡过这场刺杀,心生凉意。竹筏靠岸后,傅筹关切起容乐,容乐并不领情。临皇和无忧因此事更加确定傅筹与西启暗中勾结。临皇决意要同宸邦结盟伐尉,无忧反对,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先清除内乱,休养生息。
白发 第22集
傅筹对容乐心有愧疚,亲自把药端去给她,容乐自知被利用,根本不愿理会。傅筹乞求能得到原谅,二人激烈争吵,容乐突然头痛发作,大夫诊治之后依旧昏迷不醒。昭芸靠在无郁怀里,惋惜无忧和容乐有情人难成眷属。傅筹不眠不休亲自照顾容乐,只求容乐能早日醒过来。昏迷的容乐又梦到了余家堡,突然间猛地惊醒。沉鱼前来看望容乐,容乐对沉鱼慨叹自己太天真,本以为这将军府会是她的归宿。
白发 第23集
宴会这天,太子故意设计无忧和容乐,引两人到同一个房间,用迷香下药,企图污蔑他们做出苟且之事。正当太子想要强行闯入捉奸之时,傅筹拦下了太子,傅筹提出自己的内子,还是自己亲自查比较合适,太子只得答应。待傅筹走到屏风后,发现容乐衣衫完整,沐浴水中,再仔细一看,无忧憋着气藏在水中,但也穿戴整齐。傅筹虽猜到此乃太子故意设计陷害,但见此情形,不免羞愤交加。容乐满眼恳求,傅筹内心挣扎,强作镇定,遮掩圆场,并不惜暗中用太子的秘密威胁,终挡住了太子等人。命人将容乐送回府后,傅筹狠打了无忧一拳,厉声警告无忧离容乐远一点。无忧则提醒傅筹不要再把容乐置于险境。
白发 第24集
无忧找到了宁千易,二人以杯中之酒作赌,无忧赢得了一个让昭芸自己做主的机会,千易答应。无郁找到昭芸,深爱彼此的两人不顾一切决定私奔。待无忧和宁千易到来时,得知昭芸私奔,千易大怒,求见临皇,说自己绝不会同意将昭芸让给一个不顾她名节,不负责任的人,并突然提议要傅筹去追回二人。昭芸和无郁在逃亡路上相依相偎,但傅筹很快便带人追上,傅筹更借此对无郁大打出手,暗藏杀机,无郁受伤,随后无忧也很快赶到,双方人马僵持不下。为了保护无郁,昭芸终于下定决心,主动提出跟傅筹回去。
白发 第25集
无忧劝解昭芸,昭芸却懂事地反过来开解无忧,让无忧不要放弃对容乐的感情。容乐和孙雅璃来到驿馆,雅璃不小心扭了脚,请来的大夫带着学徒前来查看,谁知那学徒就是痕香假扮。趁容乐离开而昭芸独自在房间时,痕香装扮成容乐的模样骗开房门,意图刺杀昭芸。慌乱中,昭芸打翻了烛台,惊动了隔壁的容乐和孙雅璃,容乐撞见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又一个"容乐",两个"容乐"打斗起来,无忧此时赶到,却轻易认出了真正的容乐。
白发 第26集
可儿跟沉鱼和泠月回了拢月楼,容乐得知可儿是萧煞流落在外多年的妹妹,还是容齐一直在找的神医"雪孤圣女"的徒弟。萧煞回到拢月楼,得知是容乐帮忙解救可儿,十分感激,告知容乐此前一直监视她也是因为妹妹性命被容齐控制,自己不得已而为之。可儿给容乐诊脉看病,告知容乐其实她一直身中巨毒,才会头痛失忆,而此前容齐给容乐定期服用的药只是抵抗毒性的解药。
白发 第27集
容乐走进思云陵,无忧却只让她对母妃云贵妃的冰棺行礼,随后将"七绝草"和一柄玉扇交给容乐。容乐回府,以"七绝草"入药,救可儿性命,萧煞感激不尽,对容乐宣誓效忠。无郁却告诉容乐,这"七绝草"是云贵妃在世时,为救无忧费尽心思寻来的,剩下的一半后来一直被保存在冰棺中,是云贵妃给无忧最珍贵的遗物,而那柄墨玉扇,则是无忧调动无相子手下的无隐楼的信物,是他给容乐的保护。
白发 第28集
傅筹当面提出异议,表明自己对容乐的心意,不愿同容乐和离,容乐却接受了临皇和离的提议,傅筹痛苦绝望。将军府内,就在容乐宽衣之时,傅筹突然闯入,质问容乐与无忧的种种,说无论临皇还是容乐,每个人都不在意自己,只为了无忧伤害自己,意图强吻容乐,容乐拼命反抗,二人决裂,容乐说按约定,三个月后,他们彼此再无瓜葛。孙雅璃见傅筹落魄十分心疼,抱住傅筹倾诉心意,傅筹仍不领情。
白发 第29集
无忧果然带着《山河志》前来救容乐,沉鱼一语道破了容乐和无忧之间的真情,道出了这分别的时日里,容乐对无忧的深情思念,无忧毫不犹豫地选择用《山河志》换取容乐的平安。沉鱼带《山河志》离开,而经历了生死考验的容乐和无忧深情相拥,互许真心。容乐回将军府要给傅筹最后的交代,结束两人的一年约定,回府后傅筹听到容乐只想离开他的决绝之语,下令将容乐软禁,还以泠月和萧可的性命相要挟。次日,无忧得知了消息,火速闯入傅筹府要人,傅筹不肯放人,两人都毫不退让,再次交手。
白发 第30集
将军府内,容乐神容愈发憔悴,萧煞决定再去找容齐拿药,以便寻救容乐之法,同时发现了傅筹同宫内禁军有来往,甚至还秘密接见军中将领。容乐怀疑傅筹图谋不轨,便偷偷潜入他的书房,竟发现了京城的兵力分布图,容乐努力把地图内容记忆了下来。正当傅筹要走到书房时,泠月借口容乐晕倒了,成功将他引去了容乐的房间,容乐这才没被发现。傅筹向太子进献龙袍,诱惑太子听从自己的安排,说临皇此次亲征是为了分头歼灭他们,为今之计只有取而代之。痕香也旁敲侧击地怂恿太子谋反,太子沉浸在了即将得到皇位的喜悦中。
白发 第31集
容乐偷听到傅筹意图谋反,并差点被傅筹发现,好在项影及时将她带走。容乐吩咐项影带着军力分布图去南境通知无忧,自己则亲自前去军营,将一切告知临皇。伐尉大军的营地内,林申假扮的假傅筹和临皇一同用膳,临皇在用膳后却突感头晕。假傅筹离开后,容乐赶到军营,进入临皇的军帐,向他禀告了京中局势已经发生异变,有人要勾结太子,趁机造反。假傅筹听闻容乐来了营地,直直地就闯入临皇的军帐找人,好在临皇及时让容乐躲了起来。假傅筹顿时翻脸,眼神阴冷,一把掐住了临皇的脖子,命人搜查军帐。
白发 第32集
天仇门内,傅筹抓了禁卫向统领,向他道明真相,说自己就是当年被临皇下令追杀了五年的孩子,后来他侥幸存活,在战场上又拼杀十年才走到今日,就是为了向临皇等人复仇,随后傅筹命天仇门人处死了向统领。太子对傅筹控制自己十分不满,想要反抗,不料一直守卫太子的天仇门人都倒戈相向,称傅筹为少主,连痕香居然也是天仇门的人,太子这才明白一切都是傅筹计划,惊惶失措。假傅筹追到了容乐,正准备杀了她以绝后患,此时真傅筹得到消息,火速赶到才救下了容乐。傅筹指责林申不该动手杀了临皇,还警告林申,掌控兵马的人只会是他傅筹,林申不悦。
白发 第33集
傅筹在门外听到容乐说自己命不久矣,情急闯入,逼问容乐。容乐承认自己中毒已深,性命攸关,傅筹哀痛,说愿意为容乐放下仇恨,放弃报仇,只要容乐愿意和他离开这里,与他共度余生,容乐说会考虑。将军府内,傅筹醉酒吟诗,痕香假扮的容乐来到傅筹身边。傅筹深情地对着假容乐倾诉衷肠,畅想未来,深情拥抱。次日,傅筹醒来,才发现与他同床共枕之人并非是真正的容乐。此时,容乐正撞见到了两人衣冠不整,傅筹追上容乐欲解释,容乐却说,自己考虑过了,若傅筹真能放下仇恨,她的余生可以陪伴傅筹,但心只会属于无忧。傅筹愤怒不甘,不愿忍受无忧永远存在于两人中间,必须除之而后快,终于决定让痕香代替容乐去执行计划。
白发 第34集
容齐只说是来与容乐叙旧喝茶,并带来了容乐最爱的三种点心。每块点心之下都压着一张字条,代表了他给容乐的三个承诺,一是许她明日见到无忧,二是许她顺利离开将军府,三是许她一年性命无虞。容乐半信半疑,容齐竟不惜自己先分食了半块。在容齐温柔的目光下,容乐不知为何竟再次相信了他,吃下了容齐剩下的半块点心。容齐非常认真地对容乐说,希望她记住,要得到最大的幸福就要经受世间最大的苦难,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容乐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发觉自己还是被容齐所骗。容乐晕倒在容齐的怀中,容齐将她带到了天仇门,换走了痕香装扮的假容乐。
白发 第35集
傅筹称自己不需要无忧以命相抵,只要无忧当众跪下向自己投降。无忧暗中安排无郁将外围的南境士兵撤走,随后向傅筹下跪投降。傅筹向在场的士兵讥讽无忧是个为了女人便抛家弃国的无用之人,把解药丢给了无忧。因毒药之故,容乐将眼前的无忧看作仇人,竟用匕首接连刺了无忧两刀。无忧忍痛仍把解药喂给容乐,拼死保全她的性命。容乐在血色中清醒过来,看到无忧在她眼前闭上了眼睛,容乐悲痛欲绝,满头的乌发寸寸变白,发出了嘶哑的哀声。傅筹突然意识到红帐内的人并非痕香,而是真正的容乐,惊痛不已。而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容齐,手中紧紧握着被容乐摔碎的平安玉,鲜血直流。容齐的马车离开北临时,林中的太后交给了容齐一瓶药,容齐服下。
白发 第36集
傅筹来到森阎宫中,对已是自己阶下囚的无忧发泄自己多年以来的仇恨痛苦。无忧明白原来当年也是苻鸳在秦永所献的十里香酒中下了蝎寒散之毒,才令临皇如当日的容乐一般将亲近之人视作仇人,失手杀死了云贵妃。无忧讥讽傅筹果然是苻鸳的儿子,为了一己私仇罔顾无辜之人的性命。傅筹则要无忧经受自己每年所受的穿骨之痛,令无忧痛不欲生。暗处,竟还活着的临皇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临皇痛苦不堪,林申却得意地让临皇记住这兄弟相残的一幕。
白发 第37集
容乐装作对傅筹感叹两人过往,令傅筹失去防备,被萧可的药粉放倒。容乐从傅筹身上取到令牌,狠心割袍断义,表示与傅筹从今以后只有恨。萧煞拿傅筹令牌到森阎宫中,让守卫放无忧离开,出宫途中遇到落魄的孙雅璃,无忧答应带孙雅璃一起出宫。宫门外,无忧带着修罗七煞与守卫一番厮杀,成功逃脱。危急关头,孙雅璃被无忧所救,无忧甚至为此受伤。孙雅璃对无忧的仁心义举暗生倾慕。
白发 第38集
神思恍惚的傅筹听到疯妇人在喊着自己的小名,终于认出那无端闯入的疯妇人是自己的母亲苻鸳。知道母亲并未在当年大火中身故,只是神志不清,傅筹惊喜又悲痛。倾盆大雨中,母子二人相拥痛哭,傅筹感到过去遗落的仿佛失而复得。朝堂之上,傅筹借原皇后之命,宣布要继承皇位,却因既无遗诏又无玉玺,遭到礼部杨惟等臣子们的一致反对。傅筹心有不服,只得许诺自己将不称太子,不登龙位,只以摄政王的身份理政,待一统北临后再行称帝。自此,无忧与傅筹南北相望,双方对峙,战事暂时平息了下来。
白发 第39集
一年后,南境施行赡民变法,一派繁华安宁景象。无忧与容乐在郊外放纸鸢,无忧剪断纸鸢的线,为容乐祈祷无灾无病平平安安,容乐怀疑虽然这一年多自己奇迹般没有毒发,但无忧是否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萧煞和泠月也已经甜蜜幸福地在一起了。无忧借收养地震灾后的孩子,再次求容乐嫁给自己,容乐要无忧再等一等,待一切太平安定,或许她就会忘记当日红帐所受的屈辱。
白发 第40集
容乐与无忧在街头微服私访,正因眼见南境百姓安居乐业而喜悦时,听到有人传言白发妖孽之说,两人到别山居茶楼查访,正听到说书人正在编排说黎王府中的王妃正是白发妖孽。此时店小二突然故意用茶壶挑落了容乐的斗笠,容乐的一头白发露出,引发一片慌乱,而店小二此时突然倒地暴毙,更是令民众觉得容乐就是妖孽。紧张之际,无忧及时出手制住了说书人,项影也现身相护。项影告知容乐,他一年来在江湖行走,发现天仇门销声匿迹,到南境时他听到白发妖孽的传言,才停留在此查访,认为此事并非天仇门所为。
白发 第41集
孙继周约见南境士族蔡大人,暗示他白发妖孽的传言可做文章,并对已心思松动的女儿雅璃表明,只有雅璃嫁给无忧成为王妃,孙氏在南境的地位才能稳固,利益才能得以保证。冷炎向无忧禀报,说书人在狱中暴毙,怀疑是青州朝中之人动手。此时雅璃突然求见无忧,对无忧表明心意,并紧紧抱住无忧。听泠月之言来请无忧用膳的容乐在外看见,失望离去。泠月追问容乐心意,容乐感叹说没有想到雅璃会把感情寄托在无忧身上,但容乐相信她与无忧的感情。无忧来找容乐,被泠月借口挡住。
白发 第42集
孙雅璃借口生病,留在了王府内萧可的住处。趁夜,雅璃孤身来到无忧书房,见无忧已被自己之前所赠的安神香迷倒,于是宽衣解带,躺到无忧身边。第二天早晨,雅璃醒来,发现无忧已衣容整肃离开,于是故意制造响动令侍女们都发现自己在无忧床上,引发议论。孙继周带着雅璃到容乐处请罪,说雅璃既已与无忧有肌肤之亲,那么容乐就要接纳雅璃,容乐拒绝,并说自己只信无忧。无忧也是态度坚定,将孙继周父女逼走后,无忧告诉容乐,自己当年在花灯夜上写下的誓言,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两人情比金坚,紧紧相拥。无忧取出一瓶名为"逆雪"的药,暗中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不会让容乐再受任何伤害。
白发 第43集
苻鸳收到孙继周求助信件,原来白发妖孽一计,是苻鸳假借傅筹之名授意孙继周所为。容乐闯入空无一人的无忧书房,发现"逆雪"药瓶碎片和挣扎血迹。萧可不得不告诉容乐真相,原来无忧不惜服下此药减寿十年,也要让自己同容乐一般白头,让容乐从此无人敢质疑。无忧在北营面对群情激愤的士兵,拿出了孙继周制造谣言,与傅筹勾结的种种人证物证,说服士兵妖孽传言不实,将孙氏一网打尽。无忧掀开斗笠,露出自己的一头白发,说若容乐是妖孽,自己就与她一样,打消众人顾虑,此时得知真相的容乐赶来,感动流泪。
白发 第44集
容乐与无忧在夜深人静时对月而拜,对天地许诺结为夫妇永不离弃。无忧说以后一定会补容乐一个婚礼,二人在红帐之后终于克服阴影,共赴云雨。次日大殿之上,群臣向白发的无忧和容乐下拜,容乐正式进入青州朝堂参政。无郁将再次前往边境罗家军中历练,临行前与无忧容乐在水边遥祭临皇和云贵妃。无郁劝说无忧应尽快夺得先机与傅筹决一死战,无忧却说自己必须等到最好的时机,才能最大程度减少对百姓的伤害。
白发 第45集
无忧欲杀傅筹,痕香从隐身处放暗器伤到容乐,同时有人放火,一团混乱中,无忧保护容乐,傅筹趁机逃脱。项影注意到放暗器人的手法,知是痕香,也飞身去追。无忧不顾火情,返回火中将血乌带走。回到王府,无忧对容乐突然神色冷淡,只下令冷炎在南境全境通缉傅筹。容乐借萧可给无忧送汤,借药名向无忧表达"望君谅解"之意。无忧对容乐说,他生气的并不是容乐见傅筹,而是容乐又一次背着自己以身涉险。容乐将两人白发相结,许诺无忧不会再有此事,从此同生共死,两人和好。
白发 第46集
无忧追上傅筹,二人一番厮杀,傅筹重伤,却坚持说自己并不知道孙继周的阴谋与思云陵坍塌之事。此时容乐追上,不愿让无忧背上杀害兄弟的罪名,坚持要自己动手,却被赶来的苻鸳阻拦。苻鸳取出无忧母亲云贵妃的骨灰盒,要交换傅筹性命。无忧悲愤不已,只能答应,谁知傅筹离开后,盒上机关打开,漫天骨灰飞洒在雪地之中,渺无踪迹,无忧吐血晕倒。马车上的傅筹回头见此悲惨景象,震惊于苻鸳手段狠辣,苻鸳却怪傅筹为了一个女人孤身涉险,她一个母亲只能用此方法才能救儿子。此时痛苦的临皇从马车暗格后冲出,傅筹不忍再见惨状,坚持要回去看看。
白发 第47集
无忧不告而别,带兵到边境,欲不顾一切起兵向傅筹报仇。宗政玄明来问容乐为何不愿从青州向边境给无忧增兵,容乐告知玄明如今南境缺马的严峻问题,并指出如今不是开战的时机。玄明信任容乐,答应为她保密。容乐想到了一些计划,写信托付萧煞务必交到无忧手中,临行前萧煞答应泠月回来后就求娶她。苻鸳再次催促傅筹出兵,傅筹却自信说只要无忧先动手就必败。南北边境无忧的军帐中,罗植和无相子也认为无忧不能仓促出兵,无忧和无郁却因父母大仇不肯再忍。此时容乐的信到来,无忧阅信,心中挣扎。
白发 第48集
清晨侍女们进房为容乐梳洗时,突然发现竟有个男人和王妃同床共枕,大惊失色,容乐此时苏醒,发现春泥不见了,那男人却在言语间暗示自己是容乐情人。孙雅璃此时闯入见此情况,大叫大嚷说容乐背叛了无忧,一时间门外下人聚集,议论纷纷,都说王妃不堪寂寞养了男宠。早朝上,朝臣指责容乐不顾颜面,泠月替容乐作证,却并无真凭实据,说守夜的春泥可以作证,春泥却失踪了。侍卫来报,王府井中发现春泥尸体,那"男宠"却当堂将嫌疑更为引向容乐。为表公正,玄明主动要亲自去容乐房中搜查。
白发 第49集
昭芸与容乐无意中看见一个女官进入了宁千易从不允许他人进入的书房,昭芸心中吃醋。容乐趁夜进入宁千易书房寻找,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揽住,原来无忧竟也随她潜入此地。此时真相大白,原来容乐早已发现泠月有问题,并好奇幕后之人究竟想做什么,于是决定假装与无忧反目,以身涉险前来探查,她在写给无忧的那封信中就要无忧答应此计。宁千易书房内林申现身,将盟书交给宁千易,要他为苻鸳办事。林申走后,书房密室打开,却走出了沉鱼。原来沉鱼是宸邦人,原名叫作洛颜,战乱中为宁千易所救,派她到北临夺取《山河志》。
白发 第50集
容乐发现昭芸被宁千易保护得很好,对阴谋之事一无所知。此时宁千易邀容乐一起去赴傅筹与容齐的宴会,容乐本欲推辞,但听到傅筹也是要买战马时便欣然答应。因意外发现林申踪迹,容齐放弃了见容乐的机会。宴会上,只有傅筹对容乐十分关心,而容乐则故意在傅筹面前表现得被无忧伤透了心,喝得大醉,令傅筹对两人闹翻一事深信不疑。宁千易故意劝容乐与傅筹重修旧好,逼得无忧现身宴会,与傅筹针锋相对,而宁千易又借卖马一事挑拨,让无忧与傅筹对彼此的恨意更深。
白发 第51集
林申设计将无忧傅筹引到擎天阁,眼见窗中映出容乐身影,此时忽然发生爆炸,将两人炸飞。无忧和傅筹醒来后只找到容乐遗物,皆以为对方害了容乐,于是大打出手,都身受重伤。此时容乐却突然现身,制止二人,告知他们其实是一母所生的双生兄弟,傅筹震惊。原来容乐此前被容齐藏在自己房中,听到林申交待了傅筹的身世。见计划不成,林申被迫现身,说出当年傅筹的胎记从小就被自己割掉了,而一切的计划就是从小培养傅筹向自己的亲兄弟复仇。此时宁千易的人向众人射箭攻击,林申趁机逃走。
白发 第52集
就在千易宁可不顾昭芸,也要攻击众人之时,宸皇及时率兵赶到制止。沉鱼拿出苻鸳和宁千易的结盟书指证了千易的全部罪行。见大势已去,宁千易服毒自尽。此时容乐晕了过去,经诊断才知她竟是有喜了。无忧惊喜,傅筹却在悬崖边想起自己过往种种罪过欲绝望自尽,眼前却仿佛看见了云贵妃的面容。无忧亦到此与傅筹沉默相对,良久傅筹放弃死意,犹豫片刻将临皇还活着的消息告知无忧。容齐用剑将自己的手割破,将自己的血喂给昏睡着的容乐。无忧赶到,容乐醒来,得知自己有孕也是十分欣喜,容齐怅然离开。
白发 第53集
容乐自孕后一直嗜睡,一日竟久睡不醒。容乐醒来后,萧可替她诊脉,病症之严重使得萧可不知如何向容乐坦白,她惊慌地借故离去,无忧和容乐面露惊疑之色。可儿不知如何是好,扑在无郁怀里哭,无忧在一旁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原来容乐所中的是天命之毒,而此毒唯一的解法是将毒引到孩子身上,两条性命只能选其一。无忧叮嘱二人不要告诉容乐,但可儿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令容乐生疑,也逼问她关于孩子和解毒之法。知晓真相,容乐告诉无忧自己不愿用孩子的生命来交换自己的性命,无忧却说要先保全容乐的性命再另想他法,两人争执不下,痛苦万分。
白发 第54集
无郁前去找萧可,可儿鼓起勇气对无郁表白,两人互许心意。漫音阁内,无忧发现容乐已经带着《山河志》不辞而别,甚是担忧容乐的安危。原来此前项影将痕香嘱托的铃铛交给了容乐,容乐见到熟悉的铃铛,便答应去见痕香。在痕香隐居处,痕香道出了容乐模糊记忆中的一切,两人姐妹相认,激动地拥抱在一起。痕香向容乐慨叹,父母大仇至今未报,怨恨临皇令秦家分崩离析,容乐告知痕香天仇门和苻鸳才是真正陷害父亲秦永的仇人,而无忧和傅筹其实是云贵妃的双生子,痕香听罢震惊不已。
白发 第55集
暂无简介
白发 第56集
暂无简介
评论加载中...